南昌第五代飞秒激光ifs150,南昌老年人高度近视,南昌第五代激光飞秒ifs150

2017-11-19 21:52:24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南昌第五代飞秒激光ifs150,

  11月14日,通州原酷骑单车总部,用户在办理退款手续。近日,酷骑单车、小蓝单车频现押金退款难,消费者前往公司退押金。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酷骑小蓝单车押金难退 黄牛收费代办

  小蓝退款电话难打通,酷骑禁代退押金;北京工商局称酷骑拒绝调解致调解终止,建议保留证据并起诉

  近期,共享单车押金退费难问题进一步发酵,主要涉及小蓝单车和酷骑单车,两家公司的手机APP现已无法办理退押金业务。其中,上海、成都、沈阳等多地酷骑分公司已人去楼空,称想退费只能去北京总部,且必须本人或直系亲属持有效证件方可办理。小蓝单车则通过微博公布了两个退款电话,消费者反映打进热线就能退费,但是这两部热线却长期处于关机、占线状态,想要打通十分困难。

  昨日下午,多名酷骑单车用户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他们都收到了北京工商局针对消费者投诉酷骑单车的回复短信。据该回复短信,记者了解到北京市工商局已停止调解,并建议消费者留存好相关证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其给出的依据是“按照《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消费者投诉办法》第二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拒绝调解或者无正当理由不参加调解的,工商部门应当终止调解”。

昨日,知春路,一辆酷骑单车被遗弃在花坛里。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 体验

  小蓝单车

  退款专线拨打59次才接通

  进入10月份,小蓝单车“退款难”的消息不胫而走,有不少用户反映,车辆押金逾期仍未退还。10月20日,小蓝单车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其公司收到类似投诉后,已加大人手采取多种措施解决用户问题。此公告中显示有退押金流程及反馈渠道,还公布了两个退款专线和一个退款微信号。小蓝单车方面承诺,2017年10月30日之前,用户申请退款的款项,将于2017年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

  北京用户李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上半年,他支付了99元的押金,注册了小蓝单车。10月份,他发现网上出现不少关于“小蓝单车退不了押金”的消息,于是他在10月27日申请了押金退款。“我当时看到了小蓝单车的公告,说是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李先生告诉记者,他等到11月10日过后,仍未收到退款,拨打退款专线也没能打通。

  14日,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多名小蓝单车用户,他们中有的交了99元押金,有的交了199元押金。其中,三名用户于10月30日前申请退押金,但至今仍未收到退款,官方公布的退款专线也难以打通。也有用户表示,押金不但没有退还,退款信息还无故消失了。

  用户刘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10月下旬,其选择退还押金后,APP的押金一栏显示为“退款中”,但昨日,她发现该页面已经变成了“未交押金”的状态。此事引发网友调侃,“这就是你们所谓的10日前完成退款吗?”有网友称。

  通过APP退款无望,用户们开始拨打退款专线及客服电话。近两日,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退款专线及人工客服,均显示“正忙”或“已关机”。小蓝单车用户李先生向记者反映,他和其他用户都是在拨打了至少30次电话才顺利接入的。“但只要打通了退款专线,押金很快就可以到账,可充值的金额和我们办理的权益卡仍然无法退还。”李先生说。

  昨日下午,记者再次尝试联系小蓝单车退款专线,从下午3时46分开始拨打,到4时14分时接通,其间一共拨打了59次电话。在登记完记者的身份信息后下午4时30分收到了退款押金。

  酷骑单车

  服务器下线 APP无法退款

  多地办公室人去楼空,创始人手机无人接听,官网无法打开,APP不能使用,公司列入异常经营名录……这家成立于2016年11月的公司,此前单车总投放量排名行业第四。而在今年的11月2日,距离其成立还不到一年,酷骑公司就因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记者从北京市工商局通州分局了解到,具体内容是年报信息造假。

  今年8月份开始,酷骑单车就被指出现押金“退款难”问题,部分用户无法在平台承诺的7天内收到退款,且客服无人接听。更有公司前员工向新京报记者爆料,酷骑单车和P2P公司共用财务,员工自己都偷退押金。9月28日中午,酷骑单车官方宣布鉴于高唯伟管理能力不足,决定罢免其CEO职务。

  记者下载酷骑APP,尝试登录账户时发现,输入手机号后,手机已无法接到“短信验证码”。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酷骑单车APP已于10月份停止更新,目前服务器已经下线。

  据记者调查,自从酷骑单车的手机APP停止运营以来,消费者想要退回押金就只剩下了自己去酷骑单车位于通州的公司总部或是找黄牛代办这两条路。面对退押金的困局,酷骑公司前CEO高唯伟曾对媒体表示,即使未来酷骑倒了,用户的利益还是能够基本得到保障的。因为大不了最后一人骑一辆自行车回家,酷骑单车的造车成本是650元,能够覆盖298元的押金。

记者问询退押金事宜,黄牛表示缴纳手续费即可帮助代退押金。

  ■ 探访

  酷骑禁代退押金 称为防“黄牛”

  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万达广场B座30层的酷骑单车总部,这里是该公司目前全国唯一一个退款通道。昨日11时许,记者来到酷骑单车公司总部,整个30层仅剩一个办理退款业务的房间尚有工作人员,屋内还有警察和保安在维持秩序。

  办公室门前玻璃幕墙上粘贴一张手写的“退押金须知”公告,退款须知显示,退款时间为周一至周五9:30-17:00;周六、日10:00-15:00。本人持身份证可退押金,或出示相关证件的直系亲属,包括结婚证、户口本、或居住地址相同的身份证。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注意到,用户出示身份证、装有酷骑APP的手机,提供注册时的电话号码,298元的押金最快在几秒之内就能通过原支付渠道返还到账。而如果没有相关资料,现场的工作人员会坚决拒绝退款。并且,APP当中的余额退款不能办理。

  “现在只能等酷骑回复或者别的公司接管了以后才能退,我们是第三方公司,跟酷骑没有任何关系,只负责退押金。”一名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当记者向他反映网上有黄牛可以帮助用户进行代退时,该名工作人员表示,“现在之所以这样规定就是因为之前的黄牛太多了,酷骑公司之前的员工中有一些就是黄牛,所以让我们接管,现在应该是没有黄牛了,我们也不知道黄牛是怎么办到的。”

  在电梯间旁的一块白色告示牌上,也用黑色马克笔写下了“黄牛扰序,违法拘留”。据现场的一名警察介绍,“最开始对于代退押金没有限制,黄牛就特别多,基本上每个人能带着一两百个单子来,按一份提成100块来算,黄牛能挣很多钱。”

  ■ 新闻链接

  仅仅在半年前,共享单车的市场还处于“百花齐放”的状态。在北京的街头,各种颜色、品牌的共享单车随处可见,当时,有网友调侃道,“共享单车遇到了最大的难题,就是颜色不够用了。”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如今,已有多家共享单车退出市场,也有部分共享单车企业面临押金难退的问题。

  悟空单车:首家倒闭的共享单车

  2017年6月13日,悟空共享单车在其微博上发布声明称自2017年6月起,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全额退还一切投资款,公司派出工作人员回收市场上留存的单车。

  3Vbike:车辆多数被盗走

  2017年6月21日,3Vbike通过公众号发布公告称:由于大量单车被盗,3Vbike共享单车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运,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尽快申请退款。运营方法人代表称,1000多辆车中只找回了几十辆。

  町町单车:企业“失联”

  自今年4月份以来,大量用户反映称,町町单车申请退款后数月都无法返还。8月时被曝出,町町单车办公场地已空无一人,企业“失联”。据媒体报道,截至目前,町町单车仍有一万多用户的押金未退。

某二手交易平台上,有人出售小蓝单车。手机截图

  小鸣单车:曝出大量“退押金难”问题

  今年7月份,小鸣单车被曝出大量“退押金难”问题。小鸣单车CEO陈宇莹曾将押金退款难解释为“技术问题”。她表示,押金退款难的问题也与小鸣单车从一二线城市下沉三四五线城市后,一二线城市大量用户找不到车用申请退返押金形成的“挤兑”有关。

  乱象1

  押金难退 黄牛收费可代办

  由于多家共享单车存在退费难等问题,代退押金的“黄牛党”随之滋生。

  昨日下午,新京报记者通过某二手交易平台搜索“单车押金”等关键词后,发现了十余条相关信息。其中一名发布者表示,其可以代退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押金,“需要提供个人资料,退款时间大约2-4个工作日。”

  新京报记者联系上该信息发布者,其表示,代退小蓝单车押金需要支付“手续费”40元,酷骑单车则需120元,同时注册账号时所用的手机号、姓名、身份证照片均需提供。该发布者表示,其开展代退“业务”已有两个星期,昨日一天就接了11单,“还没有听说过不能退的”。对于代退押金的方法,该发布者并未透露。

  在多个“酷骑单车”用户群中,也充斥着不少“黄牛党”。据这些“黄牛党”介绍,他们内部分工明确,有负责在网上“拉活”的,也有去现场排队,申请退款的。

  昨日18时许,黄牛小薇告诉新京报记者,她负责联系未退押金的用户,用户支付155元费用,并提供相关信息后,她会转达给在现场排队的人员,再让其帮忙退押金。

  酷骑单车用户丁先生表示,近期,他发现酷骑单车线上退款渠道关闭,想要退押金,必须到北京酷骑单车总部,于是,他便想到在网上找“黄牛党”代退。

  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丁先生找到从事此“业务”的“黄牛”。按照要求,他向“黄牛”提供了手机账号、身份证信息,并支付了130元。三天后,其收到了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押金退款298元。

  也有网友反映,此前,自称酷骑单车“内部人员”的网友称,收80元可帮用户代退押金,多名用户付了钱后,发现被对方拉黑了。

  乱象2

  共享单车现身二手交易平台

  昨日,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新京报记者发现两则共享单车的交易信息。

  有网友发布信息称,处理全新的酷骑单车,“带车筐、不带锁,处理2000辆,200元一辆,不包邮”。据信息页面显示,此交易信息发布于天津,配图则为一辆轮胎、链条都比较新的酷骑单车。

  消息下方,有网友评论信息发布者行为不当,也有网友支持称“我也是退不出来(押金),全国这么多人,因为这个(退押金)去躺北京?我也准备拿个车子自用”。

  还有一名网友发布了小蓝单车的交易信息,其称:“小蓝单车,押金不退。出售小蓝车,150(元)自取”,该信息发布于北京。

  新京报记者 裴剑飞 赵凯迪

[责任编辑:周水根]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